当前位置:首页 >> CEO论见 >>内容详细

文一波: “霸得蛮”的环保技术控

2018-03-05 16:51  华夏时报

对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的专访,因为他临时有事推迟了一天。第二天一见面,文一波就解释了改期的原因——桑德中标了雄安新区的一个项目,昨天通知企业负责任人要去培训,不能请假。

文一波的办公室很大,桌子上摆放着前些年参加李克强总理座谈会时的合影。今年春节前,他刚刚参加了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出席的民营企业家迎春座谈会。去年5月,还作为中关村企业家顾问委员会的企业代表向时任北京市长蔡奇作发言。

桑德的总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镇,偏居南六环外。公司里有一个人工湖,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水面上会有水鸟游来游去,显得生机勃勃。作为环保企业,这个湖也是桑德自己治理的。

作为中国第一代环保企业,桑德成立已经有25年了。说起25年来的心得,文一波表示,首先要比市场看得更远一点、更早一点;第二要特别重视技术;第三则是多点突破,形成自己的“护城河”。

“技术控”

作为湖南湘乡人、曾国藩的老乡,文一波说话喜欢直来直去,颇有些湖南人“霸得蛮”的味道。

有人说,桑德早期发展的每一步都踩对了市场的节奏。1993年成立,1994年就赶上国家治理“三河三湖”,拉开大规模环境治理的序幕。1999年推出市政污水处理“中华碧水计划”,又赶上2002年国家开始推行市政公用事业市场化改革。2002年涉足固体废弃物处理,2003年的一场非典又引发医疗垃圾问题,国家开始重视固体废弃物的处理。

不过,文一波解释,他们并不是跟着政策亦步亦趋,而是每一步都比趋势提前了几年。桑德习惯于比市场看得更远、更早,这一点在创业初期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每个方向一开始都会有几年的蓝海,如果沉浸其中,就会错过更好的风景。

“桑德的水务资产之所以比别人好很多,就是因为进入市政市场比较早,拿的项目质量比较好,帮助企业完成了初步的积累。”文一波说。

还有一个例子,虽然国家在大气污染治理方面的力度空前,但桑德却看空大气治理市场。文一波说,大气治理市场是“夕阳产业”,标准的红海,技术、商业空间都非常成熟。虽然国家大力度进行治理,但小企业直接关停,散煤不让燃烧,未来通过源头的能源革命,末端的VOC治理也都不需要了,所以实际释放的市场非常有限。

作为清华大学的理工专业毕业生,他对技术的信仰深入骨髓,一直坚信商业的本质只有技术,技术才是一切的根本。

“环保行业内没有像我这么重视技术的,以桑德的新能源电池为例,其他电池的续航里程大多是280公里,而桑德则能达到约310公里,别看只多了30公里,才10%,但也是很大的进步。”文一波说。

桑德刚成立时,主要是做工业废水处理,靠的就是技术。后来做市政污水,技术上难度似乎没那么大了,很多同行都觉得技术不重要。但现在随着环境标准越来越高,质量控制越来越严格,市政市场的技术性也越来越凸显了,低温、突发状况等怎么应对,给环保企业提出了新的难题。

原来,文一波一直看衰黑臭水体治理市场,觉得就是做点景观绿化,技术要求不高。但今年春节期间,他与环保部部长李干杰进行了一次交流,得知未来黑臭水体治理将采取结果导向,考核水体的质量。这样一来政策收紧了,要求更严了,就会释放出很大的市场空间。

而这些,都将给重视技术、拥有解决方案的企业带来机会。

做空的收获

2015年,桑德旗下公司桑德国际曾经遭遇研究机构Emerson Analytics(爱默生分析)的做空,一度导致暴跌停牌。谈起这场3年前的风波,文一波已经很平静。在他看来,遭遇做空也是一件好事,这在外部给了桑德一个压力,让他反思公司的管理是否扎实。

“纯粹靠人品、靠制度、靠流程都不行,这些在利益面前都是没有用的,桑德也遭遇过工程被围标,隐蔽工程作假等问题。”文一波说,“我们的办法就是通过‘互联网+’的手段,研发一套系统,自动识别围标和窜标,然后建立黑名单制度,杜绝这些现象。”

同样是2015年,桑德将其持有的桑德环境2.52亿股股份转让给“清华系”,使得桑德环境的实际控制人由文一波变为清华控股,这为桑德带来了充足的资本“弹药”。文一波表示,桑德的“打法”就是做平台、重资产、重运营,以及全产业链。

“每个行业、每个阶段,桑德都要形成自己的‘护城河’,光靠单点的一个技术还不够,必须要多点突破,慢慢把门槛做起来。”文一波说。

例如,桑德目前可以生产自己的环卫车,与传统环卫车制造商相比,桑德有环卫项目的运营,这样就可以了解运营的痛点在哪儿。有一次,有个城市的主管副市长要求投标该城市环卫项目的企业,必须把环卫清扫的死角——马路牙子清扫干净,结果所有环卫车都扫不干净,只有桑德的环卫车可以。

这些年,文一波把很大一部分重心放在了垃圾分类、互联网环卫、再生资源,以及新能源电池等方面,之前很多同行都没看懂他的“打法”。不过,2017年,垃圾分类、环卫等市场已经明显出现上升的势头,众多企业也纷纷涌入。2018年,文一波希望桑德在这些行业都做到“数一数二”。

同时,正在进行的污染防治攻坚战,也会给桑德在内的众多环保企业带来很大的商机。文一波表示,污染防治攻坚战有具体的时间和质量要求,将来一定会出台配套的落地和监督制度,从而推动形成量化市场。目前,桑德已经对市场进行了细分,主要关注千亿规模的那些细分市场。

从世界范围看,环保产业有两个世界级的明星企业,即威立雅集团和苏伊士集团。未来,中国会不会诞生出自己的世界级环保企业,文一波表示,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而且10年内就有望出现。同时,中国世界级环保企业的技术、模式等肯定会比这些老牌明星企业更新,发展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