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坛展览 >>内容详细

高峰对话系列 | 产业的重任与担当——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

2018-07-19 10:11  环境商会
环境企业既面临着担负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任,也面临着资本市场上一再遇冷的困境;既面临着“一带一路”所带来的有利发展机遇,也面临着PPP项目调整过程中所引发的困惑;既面临着全社会环保热情高涨的有利时机,也面临着行业国进民退的窘境。那么,今天的环境企业该如何抉择,环境产业究竟向何处去?是每个环境企业家都要深思的问题。
 
由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主办的“2018中国环境产业高峰论坛”,就“产业的重任与担当——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 这一话题展开深入探讨。
 

主持人
黄晓军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董事总经理
 
对话嘉宾
文一波  桑德集团董事长
杨   斌  首创股份总经理
蒋   超  金州集团董事长
张根华  清新环境总裁
张   超  锦江环境总经理
田   丰  苏伊士亚洲中国高级商务副总裁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人审阅
 
主持人:黄晓军  环境商会执行会长、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董事总经理
 
 
作为环境事业的从业者,我们身负重任,尤其在中国绿色梦的指引下,要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企业的责任担当和积极作为不可或缺。当今,对于环保发展来说是一历史机遇期,各企业要怎样发展,才能更好地承担防治污染、建设美丽中国这一重任,已成为整个社会关注的重大议题。同时,近年来整个环保产业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的问题和困难,有一些瓶颈需要解决和突破。一方面我们说金融是任何产业必不可少的“血液”,但“血液”输送上却出现了一定问题。从股权融资上,很多上市公司的股价受到了挫伤;在债券融资上,很多企业最近出现发债失败,甚至是债务违约情况,我们所赖以生存和必要的金融工具上出现了不少问题。同时,在市场模式上也遇到了一些调整,这两年来环保市场很大一方面是政府推动和主导的,当政府推动和主导的PPP模式,因为政府职能部门的调整而使整个模式受到重新考量时,有很多企业面临着很多困境。同时,市场主体也发生了一些波折,现在的市场主体出现了国进民退的现象。
 
文一波  桑德集团董事长
 
 
我做了25年的企业,感觉到今年的挑战其实是最大的,环保行业融资比较困难。被调结构调得度日如年的企业,绝大部分是民营企业。去杠杆更是如此,先把民营企业的负债减少去掉。从调结构、去杠杆、税赋这些角度看,民营企业的确生存艰难了。就当下而言,环保行业除了打铁自身硬的内在需求,也需要国家从政策上给予持续的支持。环境项目中PPP模式占比较大,但PPP项目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环境问题要真正健康地去解决,很多政策都需要与之匹配,特别是金融政策。环境领域的PPP建设流程和招投标、融资流程都需要调整,让中小型环保企业可以在链条里获益,得到很多商业机会。所以国家、企业要共同维护PPP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杨  斌  首创股份总经理
 
 
PPP作为一种新模式在环保领域的应用还存在不成熟的地方,如重工程轻运营、低价中标、投资回报率整体偏低等问题。国家去年开始,92号文到192号文等一系列相关政策出台以后,有些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但也存在着融资、精准去杠杆以后带来的问题。对国企来说,一样也存在融资成本上升的困境。首创一直采取比较稳健的投资风格和规范的运营管理。
 
对整个项目的稳定运营来说,应该是一个20到30年的周期。一方面要关注目前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另一方面也要做长远规划,无论是在建还是筹划立项的环保项目,都要保证未来几十年能够稳定、规范地运营。我相信未来随着PPP政策的不断规范,包括政府、从业者、金融机构更加重视后期的运营维护,我们环保行业的从业者一定会担当重任,打赢这场污染防治攻坚战。
 
蒋  超  金州集团董事长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重视环保,国家和政府层面越来越重视环保,人们的环保意识也在增强,与30年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们在发展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污染防治攻坚战需要大量资金,但现在资金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估算到2030年平均每年在水治理方面的投资大概需要2万5千亿元,而我国只投2千到3千亿元,明显钱是不够的。政府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到PPP项目,但目前存在很大的问题,投了资本金以后需要用贷款或者债务融资来匹配,但PPP项目的期限是20到30年,而银行贷款年限是2年,这就造成了资金在时间期限上的不匹配。之前金融形势比较好的情况下,债务融资利息比较低,但是最近债务融资成本非常高,造成了金融价格的不匹配。希望国家能够重视金融和产业的匹配,让宝贵的资金向行业倾斜。当然,企业要有针对性的筛选好的项目,避免将企业的流动资金变成钢筋水泥,造成企业现金流短缺,有选择的做项目才是企业稳扎稳打的策略。当然,政府在项目规划上要布局好,一步步实施。企业也要改变偷排污染的理念,要注重细节,稳步发展。
 
张根华  清新环境总裁
 
 
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中一个最主要的内容就是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前几年环境治理过程中,基本不用太考虑资金的问题,因为整个社会融资环境还有企业的资金情况都非常充裕。但今年以来,环保企业在资金融资上确实遇到了很多障碍,首先是很多上市公司债务违约频频发生,这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从环保企业自身来看,前一阶段市场非常好,需求旺盛,投资自然加大,但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下也出现了很多资金错配、期限错配的问题,这是因为企业把短期借贷拿来做长期投资,必然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而且每个企业都存在回款问题,所以在做投资、做项目的时候,对资金储备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另外,从环境治理来说,环保企业要加强自身技术和模式创新,尤其是新的环保标准,都是以技术作为支撑。中国现行的标准是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行业在技术上已经得到很好的发展,但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我们重新梳理做过的项目,发现在技术、工业路线的选择包括工程质量的把关上都存在问题。而技术还有工程质量本就是环保企业自身应该扎扎实实做好的事情。
 
除了技术,还有模式问题。早在十八大,就已提出第三方治理模式,但现在整个行业做的仍然不够充分。希望政府能加大力度出台相应措施,通过绿色金融的配套来推动支持第三方治理模式的发展。企业不是立足于做几个项目,而是在本行业根据自身特点来选择自己优势领域去大力推动,让攻坚战成为一个突破口,为整个环保治理的持续运行做铺垫和准备。
 
张  超  锦江环境总经理
 
 
锦江环境于2016年在新加坡上市,新加坡市场和政府层面非常重视来自中国环境领域的实践。环保在国内市场是一个大行业,但是内部又有很多细分市场。每一个细分市场发展的步伐都不一样,但是总有走向成熟、完成充分竞争的状态。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在中国积攒的生活垃圾处理的经验,对于与中国有类似经历的国家,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如果能够帮助这些国家解决环保问题,也是对行业的巨大贡献。
 
锦江分别在印度有3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在巴西、印尼也拿下焚烧发电项目。这些国家都有个重要的特点:一是社会城市化速度非常快;二是这些国家人口众多,人口的年龄结构相对年轻,这和二三十年前的中国非常接近。另外,这些国家对于拥有清洁的环境有共同的策略,比如印度国家层面提出清洁印度的计划。多方考察之后,我们在当地找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来推行实施项目。
 
当然,过程中也会遇到很多的困难,而选择合作对象、推进速度以及所利用的技术都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在项目实施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总结、不停反思,寻找好的合作商业模式,通过这样的模式稳步推进,把我国的环保企业做成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
 
环保企业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主力军,同时环保产业也是对当前经济下滑、贸易战非常重要的抓手,怎么把企业、行业、产业的作用发挥出来是非常重要的。政府和企业要调整好各自的定位,政府更多地从产业政策、绿色金融政策方面着手,为企业营造良好的市场竞争氛围。但是企业要把重任担当起来,不管是自主研发还是从国际市场引进,在市场上通过公平竞争把产业做大,而不是简单的、低层面的低价竞争、重复竞争。
 
田丰  苏伊士亚洲中国高级商务副总裁
 
 
苏伊士作为为全球领域提供环境服务的一家公司,一直倡导这样的理念:一是要有使命感:二是有责任担当;三是要加强自身能力建设。
 
环保企业如果真正想打赢污染攻坚战,就要不忘初心,这是指导所有事情的初衷。为了达到初衷,就要在项目上真正体现环保企业的价值。我们近期在国内真正意义上做的投资项目并不是很多。有两个原因,一是政策的导向性,另一个是苏伊士经过100多年的沉淀后,对每一个项目的风控、综合评价有独立的体系。迄今为止,我们在国内做了244个水厂、34个工业园区、34个合资水厂,这些水厂的运营都是正向的。最后,加强自身能力建设。技术、商务模式、金融这三部分企业都要注重,当今中国企业已经不能单靠技术来发展,我们要成为复合型、综合型、负责任的企业,来帮助政府和企业分忧。
 
从国际上来看,中国以环保为抓手的政治形象在国际舞台已逐渐凸显。但是从污染防治攻坚的角度来看,中国又需要与其他国家进行合作。从企业来说,希望在具体的PPP项目中,政府能给外企更好的政策,减少进入的成本和风险,用更好的资源和机会去帮助企业。
 
希望政府、产业和机构一起携手制定出好的政策,寻找好的模式,建立好的秩序。
 
更多论坛精彩内容敬请关注环境商会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