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资讯 >>内容详细

专访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马辉:2020年已过半,环保产业形势如何?

2020-07-30 10:55:00  来源:环保创业邦 雷英杰

 

2020年上半年已经收官,我国环保产业整体形势如何?环保企业经营状况有无波动?在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大背景下,环保企业该如何应对?国家和地方又该如何更好地支持环保产业及企业发展?对此,本刊专访了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马辉。

 

上半年环保产业整体形势不容乐观,但二季度以来产业需求释放加速

 

 

  

环境经济:今年上半年,您对我国环保产业形势有一个什么样的判断?

 

马辉:这次疫情对国内外的经济影响颇为深刻,环保产业也不例外。当前,整体大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加,叠加2017年以来环保产业自身遭遇的危机尚未解除,可以说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环保产业整体形势不容乐观,环保企业面临的经营挑战也不容小觑。

 

环境经济:支撑这个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马辉:具体可以从3个方面分析。

 

首先,环保企业直接运营成本增加。一季度,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城市环境设施和环卫服务项目成本激增,全国其他省(区、市)项目成本也普遍上升。比如说,一季度停工停产导致市场供给少,药剂等原辅料价格上涨,湖北某污水处理厂次氯酸钠、乙酸钠等生产药剂吨价翻番;因疫情防控需要,企业增加消毒杀菌药剂、防疫物资等投放量,这些都会提高企业的运营成本。

 

进入二季度以来,疫情得到有效遏制,消毒药剂等原材料运输成本有所回落,但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全国公共卫生要求整体提高,污水、垃圾处理以及环卫等环境服务标准也将随之提高,企业的相应投入也将进一步加大。

 

其次,除了运营成本增加外,环保企业还受到了多层次的间接影响。一是企业面临在建工程费用损失和工期损失,包括项目贷款建设期利息增加、机械租赁费用、复产复工所需的防疫防护投入等。二是已竣工但未商业运营调试项目的运营费用损失,包括不能按时转商业运营导致建设期利息增加、施工单位窝工费等。三是受地方政府应付账款兑付延期、支付能力减弱等因素影响,企业资金压力加大。

 

最后,一季度环保企业业绩较2019年波动明显,企业经营难度进一步加大。数据显示,2019年环保企业的经营数据有所好转,经营状况要优于2018年。在我们统计的百余家环保上市公司中,近八成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平均增速同比上升8%,近七成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平均增速实现大幅提升。

 

在现金流方面,201980余家A股环保上市公司整体经营性现金流总额较2018年实现翻番,经营性现金流实现净流入的企业有77家,净流出的企业从2018年的20家下降至9家,比例从23%降至10%

 

而到2020年一季度末,环保企业业绩出现明显波动。40余家环保上市公司中,近七成一季度业绩呈现出不同比例下滑,有的甚至亏损。

 

环境经济:进入二季度以来,国家提出要进一步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环保产业市场发生了哪些积极变化?

 

马辉:整体而言,市场空间扩容,产业投资需求扩大。

 

具体来说,一季度,环保产业市场需求释放相对放缓,但进入二季度以来,国家出台了不少政策来应对疫情下的经济发展,环保产业也加速复工复产,水务、垃圾、环卫等刚性需求项目加速释放。

 

以环卫市场为例,国家对环境卫生要求提升,加之多个城市对垃圾分类提出硬性要求,环卫市场受益明显,服务内容及范围也持续扩大。相关数据显示,20201月至4月,环卫项目中标年化合同金额超200亿元,为历年最高。

 

与此同时,环卫项目趋向一体化、集约化,合同金额超过10亿元的环卫项目超过10个。5月,深圳市新安、福永和福海街道环卫一体化PPP项目合同金额达78亿元,该项目是目前国内体量最大的环卫一体化项目。这些项目对企业规模和运营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此外,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以及相关政策的出台可以看出,环保产业整体发展趋向区域化、系统化工程,如水务市场进一步向长江、黄河等系统治理工程倾斜;“无废城市”推行加速固废企业全产业链布局等。

 

国资主导投资、民营环保企业专注技术与运营的环保产业格局进一步形成

 

环境经济:近两年,不少头部民营环保企业或主动或被动地通过“易主”等方式走出了危机,您觉得环保产业格局会不会因此被重塑?

 

马辉:会发生一些变化。

 

2018年,以头部民营环保企业普遍陷入融资困境为主要表现的产业危机爆发。随着产业危机影响不断深入,企业层面不断调整,产业竞争格局和竞争逻辑等方面发生了变化。具体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今年上半年“逆向混改潮”继续。碧水源、国祯环保、铁汉生态、博天环境等头部民营环保企业先后出让或计划出让控制权,国有企业在产业头部的势力进一步增强。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已有20余家民营环保企业易主,直接资产交易金额超过200亿元。

 

二是已接受驰援的民营环保企业,在国有资本助力下成功打破融资困境,回血明显,焕发新活力。比如,清新环境2019年实现经营性净现金流13.46亿元,同比增长26.7%

 

三是2020年注册资本金50亿元的江苏省环保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截至目前,省级环保集团达到20余家,已形成地方环保投资的一股新力量。

 

四是半数央企已进军环保产业。

 

综合以上来看,国有资本对环保产业的引领作用日趋强劲,以国有资本主导投资、民营环保企业专注技术与运营的环保产业格局进一步形成。

 

此外,环保产业竞争门槛将进一步提升。传统重资产民营环保企业的利润空间后移,“以轻带重”成为其首选模式。与此同时,提质增效将进一步放大技术驱动型企业的成长空间。

 

环境经济:目前,国家以及有些省份也颁布了不少政策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就您接触的企业,他们有没有感觉到变化?

 

马辉:民营环保企业的获得感并不相同,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依旧存在,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对民营环保企业来说,金融机构整体是“宽货币、紧信用”的原则。一季度,银行放贷规模比同期确实有所增加,但大多数贷款被大型央企、国有企业获得。而且,民营环保企业融资贵的问题也仍然存在,如某央企融资利率为4%左右,而某民企在被央企收购前的平均融资利率达到10%以上。

 

建议长短期政策相组合,更好地支持环保企业复工复产

 

环境经济:在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大背景下,该如何更好地支持环保企业发展,您有何建议?

 

马辉:多数环保企业已经复工复产,回归到疫情前的正常运转水平。鉴于上半年的特殊情况,环保企业基本维持审慎扩张的态度,实行较为稳健保守的发展策略。下半年,预期垃圾分类及终端焚烧处置、医疗废物处置、污水处理等多个环保细分领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在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大背景下,短期来看,一方面,环保企业在疫情防控方面的投入将会增加,对于疫情防控发生的捐款、应急物资采购等企业支出,建议出台相关税收优惠政策。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应付账款兑付延期现象依然较为突出,环境基础设施调价周期可能会滞后,建议地方政府尽可能按计划做好供水水价调整等工作,及时足额拨付供水企业水费、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服务费等。

 

长期来看,一是针对进水超过污水处理厂自身能力问题,建议出台针对污水处理厂进水超标的有关执法和处罚的详细规则,明确主管部门和污水处理厂各自职责与义务,建立“厂—网—站”一体化的公用平台和污水处理厂事项报告与事故应急制度。

 

二是针对税收优惠政策执行不统一等问题,建议对税收优惠政策出台更加清晰的说明,减少因人为理解不同造成的执行不一。建议整治第三方截留减税降费红利等行为,进一步畅通减税降费政策传导机制,切实降低企业成本费用。

 

三是污泥处置已成为制约污水处理厂达标运行的关键因素,建议在污泥处置设施方面进行规划和布局,合理规避因污水处理系统中污泥浓度过高导致的出水超标风险。

 

四是从国家层面制定吸引长期资本进入环保产业的相关扶持政策,引导多元化资本加持环保产业,建议重点导入投入周期长的资金来源,并适当提高投资回报率。